追蹤
粉紅機器人六號的香蕉共和國
關於部落格
音樂與生活中的紀錄
  • 283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John Barleycorn Must Die by Traffic

不知有多少人與我相同,是先認識八零年代的Steve Winwood,才回過頭去接觸Traffic的音樂,Steve Winwood那張於1986出版的Back in the High Life專輯是我高中時期的最愛之一,我還記得第一次離家到台北求學時,行李箱裝的唱片也有重回高等生活這一張卡式錄音帶。

後來大學時期開始著迷於六、七零年代的老搖滾,便常去公館宇宙城報到,大肆搜括一些樂評眼中必聽的經典專輯,而因為Steve Winwood的關係(當時對音樂的認識有限,只要發現自己熟悉的名字,通常會相當興奮,有一種莫名親近的感覺),便對Traffic的音樂產生濃厚的興趣,而且Traffic所待的唱片公司Island總是會不時推出便宜又大碗的優惠專案來促銷旗下發行的經典專輯,也是在那個時候我一口氣購入了Traffic的五張專輯,對比現在唱片行昂貴的售價與老搖滾鋪貨的零散,想想真是賺到了。

1967年成軍於英國的音樂團體Traffic,是一支樂風融合節奏藍調、迷幻、民謠、爵士與靈魂樂的前衛藝術搖滾勁旅,初期的核心成員包括Jim Capaldi(drummer, singer)、Dave Mason(guitarist, singer)、Chris Wood(Sax, flute)以及靈魂人物Steve Winwood(organ, singer)等四人,但這個陣容只推出過兩張專輯後,Dave Mason便離團前往美國從事個人發展,之後Traffic便維持這個陣容直到1974年解散為止,不過於九零年代初期,Winwood與Capaldi曾以兩人的陣容短暫重組過Traffic,於1994年出版一張獻給因肝功能衰竭於1983年過世的前團員Chris Wood的專輯Far From Home,2005年Capaldi也撒手離開人世,Traffic團員一個個地離開前往另一個世界,我想Winwood應該會感到相當寂寞才是。

  三人編制的Traffic(左起Chris Wood、Jim Capaldi與Steve Winwood)

扣除掉live專輯,Traffic總共推出過七張錄音室作品,分別是Mr. Fantasy(1967)、Traffic(1968)、John Barleycorn Must Die(1970)、The Low Spark of High Heeled Boys(1972)、Shout Out at the Fantasy Factory(1973)、When the Eagle Flies(1974)與先前提到的Far From Home(1994),而我缺的是Shout Out at the Fantasy Factory與Far From Home這兩張。

總體來說,Traffic的音樂走向可以區分為兩個時期,於Dave Mason還在團時出版的兩張專輯(Mr. Fantasy and Traffic),其濃重的迷幻搖滾曲風可以追溯到Beatles的Sgt. Pepper's Lonely Heart Club Band所帶來的影響,而在Dave Mason離團後,Steve Winwood取得絕對的主導權,於是Traffic樂風丕變,在原有的節奏藍調基礎下,融入更多的爵士樂元素,這種爵士混搖滾的新音樂品種替Traffic在Progressive Rock一派建立起自己獨特的音樂風格,而我個人則是偏愛爵士的Traffic,尤其是John Barleycorn Must Die與The Low Spark of High-Heeled Boys這兩張唱片,每次聆聽總是叫我興味盎然。其實這兩張專輯有一個共同的特色,就是每首樂曲的時間被明顯刻意地拉長,給予Winwood的鍵盤與吉他、Wood的長笛與薩克斯風以及Capaldi的打擊樂器更多即興揮灑的空間,在三個人默契十足的互動下,每首曲子都顯得生氣勃勃,讓人印象深刻。

但是相較於High Heels Boys的沉穩與洗練(雖然我很喜歡長達十二分鐘的同名歌曲The Low Spark of High Heeled Boys,充滿即興的樂句),我更喜愛在John Barleycorn這張專輯裡,三位樂手實驗新曲風所展現的那種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氣勢與企圖心,聽聽Glad與Freedom Rider這兩首曲子,彷彿可以見到Winwood、Wood與Capaldi三個人有如bebop樂手在台上火力全開,相互支援卻也互不相讓的jam了起來,每次聆聽都會讓我有種尬車的快感瀰漫全身的細胞,即興、緊湊且熱力十足,搖滾與爵士的交會,在此開出奇花異種,令人讚嘆,而再透過Winwood自由奔放的白人靈魂嗓音詮釋更增添只屬於Traffic獨一無二的韻味。不過有趣的是,專輯的標題曲是流傳於英國民間的一則傳說,內容是有關於一個叫做John Barleycorn的酒商與當時禁酒令對抗的故事,這首本質為民謠的歌曲,Winwood卻將它改編注入爵士樂色彩,在Winwood纖細高亢的嗓音與原音吉他的主導下,Wood的長笛總是趁著空檔時不斷地給予回應,進而豐富了John Barleycorn Must Die這首曲子的音樂內涵,相當精采。

雖說九零年代迄今是各種樂風百花齊放的年代,但是每每回過頭聆聽六、七零年代的老搖滾,都能有種溫故而知新的感動,而Traffic這個似乎已被許多人遺忘的名字,在我大學時期接觸音樂的過程中卻佔據一個重要的位置,那時的我熱愛搖滾樂的熱情,卻也喜歡爵士樂的即興,Traffic的音樂則搭建了一座橋樑,融合彼此,一如Miles Davis的Bitches Brew。

我擁有的Traffic及其成員音樂作品:

   

 

歌曲試聽:Freedom Rider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