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粉紅機器人六號的香蕉共和國
關於部落格
音樂與生活中的紀錄
  • 283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Yankee Hotel Foxtrot by Wilco

這幾天台灣最重要的新聞便是由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所發起在凱達格蘭大道百萬人反貪腐、倒扁的靜坐活動,看到全台各地的人民因為倒扁/挺扁劍拔弩張時,我的心情是沉重的,曾幾何時,我們對事情的判斷已經簡化成二分法的邏輯,即使共享同一種語言與文化,兩方陣營訊息的傳遞經由媒體的建構及至閱聽人的解讀竟然呈現出一幅意義破碎的景象,在互信薄弱的社群裡,溝通這個人類社會賴以和平共存的機制終將成為天方夜譚,這也是Wilco創作Yankee Hotel Foxtrot(2002)這張專輯的主要動機。

何謂Yankee Hotel Foxtrot?已經停刊的台灣MCB撰稿者小樹有以下這段精彩的說明。它是以色列情報機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所使用的短波廣播電台,Wilco的靈魂人物Jeff Tweedy在宣傳Summer Teeth(1999)期間發現一套錄音作品The Conet Project,裡面記載著從世界各地情報機構發送接收之密碼電波攔截下來的聲響,長期聆聽這種機械式聲音的結果使得團員幾近崩潰的狀態,唯獨Jeff Tweedy從中悟出一番道理,把這種自二次世界大戰殘存自今時有斷訊、常有誤讀的傳播工具,用來比喻當代人類溝通的困境。

於是在音樂鬼才Jim O'Rourke坐鎮混音下,整張專輯處處散佈著迷離詭異的電子聲響,隱喻美好常青旋律所營造的聆賞空間隨時都有中斷碎裂的可能,人類世界又何嘗不是如此呢!連最單純的面對面人際關係也因為溝通的障礙而變得複雜不可得,廣播、電視、手機、網路與msn等一連串新科技的發明不僅沒有增進人類彼此間的暸解,反而使得情感交流虛擬化,加深鴻溝的斷裂,這種現代社會過度依賴新傳播科技的困境與迷思在I am trying to break your heart、Kamera、Radio cure與War on war等歌曲中都有清楚的呈現。

而在專輯後半部的Heavy metal drummer、I'm the man who loves you、Poor places與Reservations等歌曲裡,卻透露出人類在日漸疏離的社會中對感情的渴望以及被了解的需求,尤其是結尾曲Reservations,Jeff Tweedy以近乎沙啞嗚咽的嗓音唱出“I've got reservations about so many things, but not about you”時所迴旋出的情感幅度,竟是如此深沉動人,而這首歌曲中段以後無人聲的音樂演繹卻鋪陳出一個讓聽者再次咀嚼Yankee Hotel Foxtrot意涵的空間,是一個極漂亮的ending。

現在是美國時間九月十一日,五年前的今天發生911事件,五年過去了,人類社會並沒有因此變得更加相互尊重與了解,因經濟不平等所導致的衝突與仇恨的戲碼仍在世界各地,包括台灣,不斷上演著,我聆聽著Yankee Hotel Foxtrot專輯,盼望人類能夠早日從溝通的困境中解脫,而我犬儒地相信那一天終究會到來。

試聽歌曲:Reservations

音樂國度裡的救贖旅程正在展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